新闻 热点

资本博弈+行业洗牌 共享单车下半场是“剩宴”?

无邪

2018-04-14 09:24

春风十里相迎,西湖边姹紫嫣红接踵而至。四年前,在西湖之南的虎跑,竭力想租一辆自行车却未能实现的胡玮炜,面对如今随处可见的单车潮,不知会是怎样的感受。这会不会是她最初设想过的场景?

或许,就像摩拜被美团拿下一样,纵然不愿看到这样的场景,但却无可奈何。

就在被美团收购当夜,胡玮炜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首歌——《The Beginning of the End》,中文的意思是,预示结局的先兆。对于结局,可能她早有预料,正如她所说:“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最后你都得还回去。”

有专家指出,共享单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一个典型,以融资的方式存在并不断扩大,目前来看,带来的只是将一小部分人送上了巅峰,却造就了令人心痛的社会资源浪费。这种浪费,跟资本的野蛮博弈,跟市场的无序竞争自然不无关系。

“但我们无法回避的是,共享单车依然在我们身边,或许依然靠着资本支撑,前途并不清晰,但不可否认,共享出行已经出现了转折点,进入下半场,亟待我们更加认真的对待和思考。”一位电子商务专家这样说。

资本博弈下的城市乱象

作为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曾公开表示,她创立共享单车的想法,就是来源于杭州西湖边。但在共享单车这个行业里,摩拜进入杭州市场,却不是最早的,甚至位列行业中最晚的几家之中。

算算时间,摩拜进入杭州市场刚满一周年。彼时,它已经覆盖了全国50余座城市,称得上这个行业的小巨头了。在此之前,杭州市场上,包括小黄车ofo、小蓝车哈罗单车等早已布局。

时间倒退回一年前,去年清明小长假期间,共享单车“挤爆”“攻陷”了西湖景区。而事实上,杭州主城区的马路两侧,一度也是车满为患,反倒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不少麻烦,极大地影响城市的形象。

今年25岁的王威(化名),对于一年前西湖边无序的状况仍记忆犹新。王威是上海人,大学毕业后应聘加入到了杭州一家单车公司,很快,他成为了公司的负责人之一。“最忙碌的时候,就是负责西湖边的运营。”他要将用户乱停乱放的单车,放入有白线标识的规定区域。

王威记得,那时,西湖边已出台了对乱停的单车进行罚钱的政策。“一平方米要罚400块钱,也就够停5辆车的一小块区域。”王威说,他的单车公司投入了大量的钱,但罚款这块,是亏不起的。

即便如此精打细算,王威所在的单车公司最终因资金链的问题,在几个月前也悄然关门了。在杭州待了不到一年,王威也重新回到了上海,并打算转行。

你猜杭州有多少辆共享单车?根据杭州市运管局统计,去年杭城共享单车曾一度膨胀至88.3万辆,如果算上当时存于仓库、停车场地,以及没有接入政府平台的,杭州最高峰共享单车数量或破百万。

追风口,却成了风口的牺牲品

造成共享单车之乱,很显然跟无序竞争有关。这些参与者中,很多人觉得这是个风口,想尽办法挤进来,试图用更多的单车来抢占市场。当然,最终的结果是,好处没捞到,自己却成了牺牲品。

28岁的雷厚义在“失败”这件事上,感悟更为深刻。近日,他作为首个被“出局”的共享单车创始人,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去年6月,雷厚义将一手创办的悟空单车正式关停,宣布退出市场,该单车也成为行业首家彻底退出的企业。从正式运营到退出市场,悟空单车仅仅存活了5个月。据其当时介绍,悟空单车是从去年年初开始,分两批投放市场的,最后的一批投放是在去年2月底,总共投放了1000辆单车。两批投放前后投入总计800万元左右。雷厚义说,他投入单车行业的钱都是之前做金融行业时赚来的,因为这次失败,他总共亏了300万元左右。

再次出现在记者面前的雷厚义在自己重庆的办公室里,身着一件白衬衫,蓬松的头发有些杂乱。已是下班时间,偌大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他身后的墙壁上,贴满了公司活动的照片,“这里最多的时候有100多人,现在是剩一半左右。”雷厚义讲话语速很慢,还经常重复刚刚说过的一句话,颇有点演说的味道,他手里一直捏着一直笔,不时转动几下。

在创立悟空单车时,雷厚义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在自己的家乡——重庆,“当时在我看来,重庆遍地山路,在这里能做好共享单车,在其他城市就更能做好了。”

“事情过去一年多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失败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雷厚义说,在他开始进入共享单车行业时,行业巨头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人家融资额都有几亿美元,我们却设想着靠小商家众筹,简直是天壤之别。”

雷厚义告诉记者,当时,他在倒闭前也找过风投公司,但人家告诉他,在同一个行业里,已经有两家或两家以上的企业进行过三轮或以上的融资后,想再有风投公司投资,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一开始就在追风口,这是行不通的。”雷厚义说,其实,太多的人跟他做得很相似,但最终付出的,只能是这个风口的“牺牲品”。

雷厚义说,他在进入这个行业后才发现,从一团混战很快就大局已定,“看似没有门槛的行业,其实壁垒很高。”雷厚义说。

在雷厚义看来,共享单车不是什么玩家都可以投放的。“我们最开始也是免费让大家骑,但作为一个新品牌的单车,我们放到大街上,却发现不一定有人愿意骑,即使是免费的,也很难。”雷厚义说他在经历过才发现,无论是一年前还是如今,大城市的共享单车已经趋于饱和,这个时候需要资本的力量,但更需要政府的协调,而这一点上,是他们当时没有想到的。

有数据显示,一年前,共享单车公司有77家,目前存在的是43家。而在不久后的将来,这个数字会变得更少。对杭州来说,一年前,一度有9个共享单车品牌同时抢地盘。包括后来倒闭退出的的酷骑、优拜、由你以及小鸣等。就在3月22日上午,全国第一例共享单车案正式宣判,小鸣单车目前已没有能力清偿押金,决定破产清算。

一座城市到底需要多少辆共享单车?

52岁的老鲁守在杭州翠苑一区的大门里,“禁止单车入内”的白底牌匾,是他亲手挂上去的。“时间过得挺久了,很少再有单车会被偷偷骑到小区里。”老鲁说,在这条禁令之前,他曾一天挪移过至少200辆单车,甚至自己管自己叫“不休息的搬运工”,“绿化上、大门前停满了,我们是老小区,很多腿脚不方便的老人意见很大。”

显然,一方面,资本对于单车的追逐,并没有消失,这个行业的洗牌仍在继续。而另一方面,人们对于共享单车的需求,正变得越来越理性。

共享单车“瘦身”成了今年热门词

老鲁说,他曾听小区的业主这样“鼓励”他:有小区的物业人员搬得火大了,一怒之下把几辆共享单车拖出去直接扔进了旁边的河里。

但他记得,当时,在禁止共享单车进入小区的问题上,也有反对者,在他们看来,禁入小区后,没有根本上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经业主委员会同意,最终,我们是杭州城区内最早禁止共享单车进入小区之一。”老鲁说,他如今也看到,像他们这样的小区,在杭州变得越来越多,而共享单车也在合理的区域内,变得有序起来。有数据显示,在北京、上海等地,至少一半以上的小区实行共享单车禁入制度,而在一阵喧嚣之后,越来越多的市民选择了接受,“最后一公里”的问题在相互理解中,找到了平衡点。

不过,资本对于单车的追逐,并没有消失。

2017年共享单车领域融资金额达258亿元。2018年,头部范围的共享单车企业中,ofo3月再融8.66亿美元(近55亿元),摩拜卖给美团计37亿美元(约233亿元),滴滴接管小蓝单车耗资不详。就在昨天,据最新爆料,哈罗单车完成新一轮近7亿美元融资,蚂蚁金服、复星参与。

仅对看得见的金额进行统计,加上占用的押金,共享单车累计投入应该会超过600亿元。这无疑将会再让一部分资金吃紧的企业,退出这个行业,单车总量也会随之有所下降。

那么,我们的城市到底需要多少共享单车?

“我们委托了专业交通研究的第三方机构进行调研,结果显示,杭州市共享单车最佳数量在32万到46万辆之间,综合考虑城市扩张发展、泊位以及服务,2020年这个数字会是50多万辆。”杭州市运管局公共轨道处董永伟科长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共享单车最大的问题也是全国共性的问题是数量过多,秩序混乱。目前,杭州已开始对共享单车的总量进行“瘦身”。比如,杭州市场上共有共享单车约77万辆,今年计划减量1/3左右。

单车数量具体怎么减,目前在杭运营的5家单车企业分别减多少?从今年起,杭州要开始对共享单车的服务质量进行考核。考核分季度进行,每季度一次。考核结果作为“减量”的主要依据。

董永伟告诉记者,届时他们会根据考核结果,对在杭共享单车企业进行排名。排名越靠后,减量的比重就越大。目前,第一季度考核的其他各方数据正在积极汇总中,这份最终的“成绩单”预计下周就将出炉。

共享经济的增值模式在哪里

毫无疑问,当单车在数量上逐渐消退,趋于稳定,与此同时,一场全新的洗牌将加速升级。当潮水退去,究竟谁在裸泳?

记者了解到,摩拜卖身美团、阿里加码ofo及投资哈罗、滴滴接管小蓝,共享单车领域的头部公司基本宣布全部缴械成为巨头生态中的一枚棋子。它们所共同面临的痛点,或许也是整个行业需要改变的话题。

“目前的状况是短期内集聚效应导致的资源浪费。未来半年、一年内,或达到一个动态平衡。”一位业内专家告诉钱江晚报记者,消费习惯已经培养出来,共享单车客观上有存在的必要。

不过,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7年度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共有190家共享经济平台获得1159.56亿元投资。但在过去一年,共享经济行业存三大痛点。

比如,行业同质化现象严重,缺乏创新。大部分共享经济平台技术门槛较低,难以形成竞争壁垒,导致前期大量平台涌现中后期逐步淘汰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进而导致行业加剧恶性竞争现象。

同时,商业模式的不清,使得大部分共享平台尚处于烧钱的发展阶段,运营依靠融资维系,行业竞争混乱,资本负担大。

报告还指出,共享经济本质是利用移动通信、物联网等技术对于闲置资源的高效利用。“就目前看来,大部分共享经济平台对于资源的运营能力略显不足反而造成了资源的浪费,多数共享经济平台资源配置能力有待增强。”

那么,在这样的局面下,以共享单车为例的共享经济,要面临怎样的改变呢?

摩拜单车董事、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有四个阶段的竞争:有车骑,骑得好,效率高,能增值。现在基本上是第三个阶段,就是看谁的效率更高,但第四个阶段现在还没做到。

事实上,在目前的状况下,共享单车的绝大多数增值模式,靠的是租金。“由于竞争的原因,租金收费不够,有没有其他的商业模式可以尝试?这件事情是有争议的。”刘二海说,有人认为共享单车不是一个独立的商业模式、无法独立存在,只能成为别人的一部分为之导流,“但我认为共享单车至少有机会在增值环节创出自己的模式,当然这需要点时间。在每天几千万高频优质用户的基础上,支付、金融、生活服务等领域也会有想象空间。”

免押金或开启共享新模式

事实上,在越来越成熟的市场下,越来越多共享单车,正在寻求新的模式。比如,免押金就是他们壮士断腕的最重要的手段之一。

记者了解到,在白热化竞争下,共享单车押金问题饱受质疑和诟病。特别是在2017年下半年六七家共享单车出现经营异常,直接导致十几亿押金退不回来波及六七百万用户,引发全国性群体投诉。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期发布的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国内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2.21亿。按主流单车押金在99元-299元之间,且部分用户不止一辆单车押金估算,国内共享单车押金存量规模超400亿元。巨额押金缺乏监管情况下,不少单车公司挪用押金,将原本的租赁模式变成了互联网金融,用户的押金安全也得不到有效保障。

“用户纷纷呼吁单车免押金,这是这个行业之后的必然趋势。”蚂蚁金服免押金项目负责人刘杨表示,如今交通部、中消协等多个政府部门都公开要求和鼓励实行免押金,而行业内也有永安行、ofo等十多家单车公司先行尝试通过信用免押金方式,跳出这一行业窘境,“数据证明,通过信用免押金不仅可以降低违约率,由于降低门槛也为单车公司带来了大量新增用户,成为了被验证可行能够彻底解决单车押金问题的解决方案。”

记者注意到,在经过两轮陆续开通20个城市信用免押金之外,哈罗单车于3月13日宣布在全国启动信用免押金,可以通过信用免押金骑行的共享单车数量已经正式突破了1000万辆,共享单车在经历投放密集度、城市赛跑、精细化运营等多轮竞争之后,免押金成为新一轮竞争的赛道,共享单车也进入生死时速期。

共享单车清场留下的押金烂摊子怎么办 共享单车如何退押金?

共享单车正在清场,但留下的押金烂摊子就这么算了吗?最近小蓝单车的退出让不少网友感到十分惊讶,认为小蓝骑起来最舒服的不在少数。经过几轮洗牌,目前市场占有量最大的就剩摩拜和小黄车ofo了,可是仍有不少人的单车租金退不到手,这些烂摊子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媒体:别把茅台、共享单车跟芯片产业发展对立

媒体别把茅台、共享单车跟芯片产业发展对立,共享单车 芯片 茅台 中国 发展......

小伙用磁铁打捞共享单车 竟然吊上来20辆

为了人们出行的方便,从去年开始,就出现了一种新型的租赁交通工具,共享单车,这也极大解决了人们出行的困难,也非常环保,但也给交通与公共区域带来的堵塞,总之有利也有弊。

交钱容易退钱难 共享单车百亿押金谁在监管?

交钱容易退钱难 共享单车百亿押金谁在监管?,共享单车 押金 监管......

举报本文
+10
+10
收藏本文
全部评论 (0)
正在加载更多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给QQ好友

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您已收藏,请到个人中心查看
知道了